KAIKANN

放无授权翻译的地方,静临(静)only

会不定期加锁,密码请见主博:k自留地

[翻译][静临]Be My Last 第三章

翻译自enamel/さとむら緑 小说同人志《Be My Last》,为狼男静雄X吸血鬼临也的现代半架空故事。

因为是翻同人志,所以请不要转到别的地方去……谢谢。喜欢的话可以去购买中古本。

序章地址/第一章地址/第二章(上)地址/第二章(下)地址

   


第三章

依赖——被熟悉亲近的事物深深吸引。如果以佛教用语来描述,即是指被欲望囚禁而无法脱身而出的情况。

“被深深吸引,吗……”

似乎,静雄对自己产生了依赖之情。

从他本人口中吐露的这个事实,对临也产生了某种类似于用钝器殴打头部后方的冲击。

——就算对你来说那只是单纯的拟态,但对我来说,你的那种样子是“一起度过了相同的时间”的实感具象化。

“……小静是这么认为的啊……”

从那以后,临也每天即使在埋头工作时,也在反复思考着这件事。

度过了那段时间后,便产生了依赖感。

的确如此啊,他想。一般情况下,人们会把从人格形成期就开始相处的朋友称为青梅竹马,也会把同期进入公司的人称为同期的樱,并与他们结下亲密关系。

与“同舟共济”类似,随着共同的回忆与经历不断增加,结果关系日渐亲密。

因为自己数百年来始终独自活着,这种感觉难以切实体会,但他也明白了一点。

“就是说……”

临也和静雄相遇在高一的时候,临也十六岁(拟态),静雄十五岁,的那个春天。

在那之后,两人共同度过了将近九年的时间。

因为都是怪物,也不必手下留情或是顾虑重重。所以,这对他们都很方便——以此为由开始的“有性关系的同居人”这一立场虽然还没改变,但相应地,却好像,产生了依赖之情。

那么,只要这种关系持续下去,比现在更猛烈的情感会被孕育出来的吧。那么,对于静雄而言,临也就会成为“特别的”。

这时,临也的脑海里闪现而过的是,他来到池袋并居住于此之前的那段漫长岁月的记忆。

欧洲诸国与中东、经过亚洲后然后是北美,接着就是日本。经历了与人交往甚密的岁月,也经历了独善其身的生活。往往,每隔五十年,他便会去往不同的地方,而搬家后,便不会和旧识再联系了。

最初的两百年,临也还是会调查旧识的动向。但随着岁月流逝,他便渐渐停止了这项工作,因为突然发现,这工作不过是在反复确认熟人的死亡消息罢了。

无论是谁,总是丢下自己,灰飞烟灭。

察觉到这个事实后,临也的爱情对象便从“特定的某人”化为了“人类这种生物的全体”,当然,他也对找准猎物、专门吸取此人的血一事产生了抗拒心理。

对于临也,或该说对于吸血鬼,渴求某人的血,便证明爱着此人。

即是说,吸血和性交是一样的。都是从特别的某人那儿获得生命的一部分,将其没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两人交合,是深不见底的爱。

所以,在看见纪实文学或恐怖电影中吸血鬼将人类作为粮食的设定时,嫌恶感甚至会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

“每天都这样,多亏你还能从不泡昏头。”

某天,和往常一样结束三十分钟的半身浴和仔细的身体护理后从浴室出来的临也,刚回到客厅,便听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静雄惊讶地这么问他。

“因为有好好补充流失了的汗水呀。”

他晃了晃矿泉水瓶,回答道。半身浴的基本便是要补充适当的水分。

“出了汗,然后又特意补充水分啊。”

“关键不在于出汗,而是借此完成的新陈代谢。循环很有必要,要舍弃旧水分,补充新的。”

“哦—”

“真是一听就很敷衍的回答啊,还不是你先问的。”

“是因为你半天都不出来才问的。”

听到这句话,临也突然想到了什么,歪了歪脑袋。

“很寂寞吗?我不在的话。”

“……啊啊?”

“我不在身边的话,就有些美中不足的不安感,或者是像心中开了个洞那样的心情,会这样么?”

本来以为静雄只会反驳“别开玩笑了”、“胡说八道什么”之类的话,他之前十有八九都是这么干的。然而,他是这么说的:

“可能吧。”

“…………”

哎小静吹的是什么风?——临也本来也该这么回答,但他只能张口结舌地望着静雄继续说道:

“这么说,那个,感觉你在身边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大概这样。所以之前去英国的那个星期,感觉很微妙,明明在身边的时候挺烦人的……”

临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

“……小静。”

临也爱着人类。

但他很久没有爱过其中特定的一个人了。

不管自己如何吐露真心,不管自己如何呕心沥血,对方总是会先他而去,在痛切体会到这件事后,他只觉得恐怖。

想着看看他或是她最近在干什么呢,寻找他们的动向时,发现他们已经不在人世时的那种心情。

与空虚和悲伤不同,沉重又冰冷的感触,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无法忘记。

——对啊。明明知道是忘不掉的事情,我为什么还选择和小静住在一起呢。

“……呐,把尾巴伸出来。让我摸摸。”

“哈?又来啊……喂,刚才说到哪儿了?”

“那个啊……没什么了。小静没有我是不行的这件事,我已经充分了解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是我的治愈时间了?快点快点。”

“治愈时间是什么玩意儿!”

喋喋不休地抱怨着,静雄还是为了临也完成了变身。

“哈……果然这个才能让人最冷静下来……”

坐在沙发上,边摸着毛茸茸的尾巴,临也边心不在焉地咕哝着。

同样地,在他眼前微动着的静雄的兽耳,对于临也也是宝贵的“治愈”。虽然没对本人说过,他觉得那可爱极了。

“……你怎么了啊。”

静雄平静地问道。临也将头凑近面对着自己的后脑勺,往耳朵内侧吹了一口气,那里不情愿地耷拉了下去。

“别吹。”

“我怎么了?”

“突然问,如果你不在这种话……”

还有会不会感到寂寞——静雄想问的大概是这种事吧。

没停下玩弄尾巴的手,临也思考了数秒。如果只是一周左右不在身边,那倒没什么。毕竟他有工作,这份工作也不清闲。

——可是,以后呢?

想去思考,最后还是无能为力。对于昭然若揭的结果,临也像是要逃避一般地,望进耳朵黑色的裂缝。

“如果没有小静的话?”

自己微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别人发出来的一样。

“也是。那我,又是一个人了……”

浮现在脑海里的是一如既往的光景。孤独地,不爱上任何一人。回头,只有荒凉的原野在身后。连枯草都消失了的荒野上,只有整齐排列着的小小黑影,那都是旧友的坟墓。数不尽的坟墓等间隔排列得整整齐齐,延展到看不见的远方。

但这对于临也其实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吗。”

“……不是吗?”

他深深低下头,额头蹭着静雄的后脑勺。

这个回答半真半假。如果静雄死了,他会怎么样呢。只不过觉得,最后留在静雄身边的大概不会是自己吧,这种含混不清的预感让他疲惫地闭上了眼。

“…………”

——我的,惹人怜爱的,狼先生啊。

一旦说出声了,静雄一定一副嫌弃的表情,所以他只会在心中,或是要故意惹他生气的时候这么说。

突然,静雄扭过身,正当临也觉得他要往自己这边转过来的时候,就被揪住了领口。

“……啊”

被扯向静雄,他更深地弯下了腰。

以这种别扭的姿势亲吻的隙间,他问了句“想做吗”,倒被静雄低声数落了句“才不是”。

静雄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肩和背部。他没有反抗,顺势从沙发上坐到了静雄的腿上,转而被抱得更紧了。

“……嗯、唔……”

动弹不得的他,当注意到静雄的体温比刚洗完澡的自己还高时,突然有点想哭。

静雄总是这样,从体内溢出蛮不讲理的、暴力般的生命力。虽说能比人类活得更久些,但和身为吸血鬼的临也相比,他的寿命实在太短了,短到让临也觉得他的生命正在燃烧殆尽。而在偶尔感受到这种消逝时,他又止不住羡慕,又止不住不安。但就算死,他也无法把“别丢下我”说出口。

“……你啊,说谎也好,偶尔也说说,如果没和我在一起会觉得不安啊或者空虚啊之类的话吧。”

“才不要。”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打开了开关,今晚的静雄,似乎特别敏感。

用力的拥抱似乎让骨头都在嘎吱作响,然后他笑了。

无论是谎言还是真实,说出这种话的时候都只会感到悲伤,那他也只能笑了吧。就算他告诉静雄,他又怎么能明白呢。恐怕这只比人类还要单纯的笨狼人,在听到自己请求他陪在身边时,一定会给出“那么就一直陪着你”之类的不切实际的承诺。即使从没有一句“交往吧”或是“我爱你”、只是因为同为怪物而比较方便,就磕磕绊绊到了同居的经历来看,临也都能明白。

可是,临也想要的,并不是这种毫无用处的口头约束。这种东西根本解救不了他,他比谁都深切地知道。

“小静,好难受……”

“故意的,谁叫你一点都不可爱。”

“真讨厌啊,别从我身上寻求可爱的要素。”

“闭嘴……”

被变身了的静雄以别扭的姿势使劲抱住的临也还是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背。T恤薄薄的布料下,有鬃毛的触感。

“啊—,好浓的,甜香气。忍不住……”

“…………”

用双臂环抱着对方时,屏住呼吸,便能听到心脏的跳动。

——啊啊,小静的血,在引诱着我。

“…………”

明明从新罗那里拿到了血,喝得心满意足,喉咙却突然渴了。

临也的确很想要静雄的血液。

好想麻利地用牙抵上他的脖子,啜取那里温暖甘美的鲜血。这是临也心中比什么都强的爱情表现。然后,如果可以的话,希望静雄也同样渴望着自己的鲜血。能建立这种深刻关系的话,口头约束,也不仅仅是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一直无视着的东西,拖延着不去面对的东西,现在已经堵住了他的双眼。

刻意不从静雄身上强求特别的爱情,一味抹杀了的这种感情正在隐隐作痛。

——说来,刚才小静说了,没有我的话,会感到寂寞吧。

那是什么意思呢,他想。

陪伴身旁成为习以为常,被静雄这么说,不禁产生期待也是情理之中。

假如现在伸出手,临也便能实现自己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愿望吗?

“喂,现在,在想什么……”

明明是他叫自己闭嘴,现在却又小声这么问道,临也只是摇了摇头。

这次呆在英国本土时,除了工作外,他还调查了增加同族的方法。

寻遍古书与传说,私下和同族碰面,还见到了不少与吸血鬼有过接触的人类。

原本,虽说吸血鬼活在世上,但他们并不会有什么亲密接触。因为复数行动的话,有很大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旦如此,必然会遭到迫害。自古以来,就有吸血鬼是人类的敌人这一根深蒂固的观念,当然这也是事实。

有些同胞,被那些称为猎人的吸血鬼狩猎者葬送了性命。

今天从新罗那儿拿来的是成员遍布全世界的秘密结社Nebula内部结成的猎人联盟名单。名单数年更新一次,这次加上脸部照片的版本作为机密文件发布。

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临也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得到这份名单,不过恰巧,新罗的父亲是Nebula的成员。

由于临也一度将秘密拥有的无头妖精——赛尔提的头颅交付给他,两人便约定,新罗定期通过父亲拿到名单并交给他。

这次在英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临也利用了这份名单,联系了猎人。

当然,由于暴露身份就会遭到袭击,陷入危机,他与猎人并未直接见面。

而四处奔走的结果则是,临也终于寻找到了增加同族的方法。


——“将自己的血,赐给所爱之人。”


吸血鬼的血统越纯,这种方法越有效。

接受了吸血鬼的血,并经受住变化的人便能得到与血族同等的寿命,并作为其永远的伴侣存活下去。然而,体内摄入完全异质的血液而平安无事的几率尚为未知数。

恐怕,这个数字不会太高吧。

更准确地说,在他调查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哪怕一例成功例,都可以说这个数字接近0了。

如果失败了,对方就会死。

但成功了,他就再也不用孤独一人眺望着身后荒野逐渐增加的墓碑,忍受着难熬的空虚——对于临也来说,这是多么诱人的事情。

到了这个地步,临也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感情。

一开始只是凭着兴趣接近因返祖现象而复活在现代的狼男,而到了现在,静雄已经是他心中无法代替的存在了。

无法仅凭身体相性拔群解释的执着与感情,要分析起来,其实格外简单。

在这三百年来,本来已经忘记了的感情。

——在之后的千年里,想和他在一起。不想自己被抛下。

“……呐,小静。”

“怎么?”

——如果有办法延长你的寿命到和我相同的程度,如果说有办法让我们永远在一起,你会怎么做呢?

想问出口。然而,因为害怕,还是没能做到。

万一静雄的回答与自己预想不同的话,万一对于“会怎么做”的回答是“我才不要那样子”的拒绝,想到这种可能性,临也的舌头便僵住了。

虽然听起来特别软弱,但临也实际上并没有指望静雄能和自己有着同等的沉重心绪。

临也选择静雄做同居人,最终把他看做特别的对象,并无法抑制自己早已封锁了的感情,这也是他的自作自受。

相反的,静雄对临也产生的依赖只不过是长期相处自然发展的结果,并不是主动的选择。

而且,这个方法是风险极大的赌注。

自己有让静雄赌上性命的价值吗。

越考虑,思考越倾向于消极的方向,越觉得“如果”的事情无法如愿以偿。

“…………”

“跳蚤?”

“……没什么。”

“真是的。”

听到静雄的轻笑声,他的心脏一跳一跳地疼了起来。

“只是,在想工作的事情。”

“哦,这样啊。”

最终,那天临也还是没能将那个问题问出口。





“说不定,上次给你的那份名单被动过手脚,最坏的情况下,可能是伪造的。父亲不知是怀疑你,还是看破了你的身份……总之,他看起来在注意你的动向。”

隔天,他接到了新罗的电话。

听见听筒那端极其严肃的声音,临也扯起嘴角。

“哦,所以说,先给我假情报,再准备捕获我是么。”

“具体内容我并不知道,但是,总有不好的预感……虽然这样说不好,但父亲是干出什么事儿都不奇怪的人,这点你也是明白的吧。”

“……也是。”

边晃着纸束,他边点了点头。

一旦知道新罗情报流向的是临也,Nebula那边也会进行相应的调查吧。而且,流出的是吸血鬼猎人的名单,重视这份名单的事情也自然会暴露出临也的真实身份。

追捕方,猎物,究竟自己是哪方呢。

“总之,你还是小心为上。万一在街上被枪击,也相当不妙吧。”

“您的忠告,我将铭记在心。”

——稍微,有点麻烦了啊。

挂断手机时,他轻叹道。

海外的猎人也罢了,要是被国内的猎人发现住所的话,将会非常棘手。

当然,以临也的性格,即使张起再多的防线,也不能断言是万全的。

原本,远走高飞奔赴海外才是上策,但现在有着静雄这一同居人在,对方工作在身无法和他一起走,而且把静雄卷进来也不明智。

即使静雄并不是会被猎人当作猎物的怪物,可万一碰面,很可能引起骚动。

和往常两人的打斗,作为情报屋和单纯怪力的对招不同,因和猎人交锋而“被那样”受瞩目,并不是临也喜闻乐见的。

——没办法,暂时避避风头吧。

索性,临也的工作并不需要常出门。呆在家里,直到风头过去也是可操作的。努力收集情报,确保自身安全是仅次的上策。

于是,临也便开始极力地回避外出。

生活必需品可以通过网络购买,也可以让静雄帮忙捎带。

“怎么你最近根本不出门?”

“是么?稍微堆积了一些调查的活,有点忙。”

“……哦—”

他当然会有些怀疑,但临也找了些理由,躲开了他的疑问。

如果把事情说出来,就会将静雄卷入事态中。

即使同居时就开始被卷进自己的生活,难得开始过上与常人无异生活的静雄,大概发自内心地不想再被迫掺和怪物之间的纠纷了。

这样的生活暂时持续着,直到一周后。

临也因其他事件叫来了赛尔提,委托她将到了保管期限的文件送到某处,并取回废弃证明书。这件事本来没什么问题,可赛尔提刚要离开公寓时,静雄恰好回来了。

【静雄,好久不见。】

“哟,赛尔提,很少见你来这边啊。”

【刚好有个委托。】

“这样。”

始终看不惯临也的她,却和静雄相当投机,关系不错。像是无视了钻回屋子里的临也,在客厅对话的两人间弥漫着鲜花盛开般的氛围。

——现在,这间公寓里,“怪物”的浓度相当高。

吸血鬼,狼人,妖精。可不是鬼屋么,临也耸耸肩,想去客厅泡杯咖啡,到哪儿却见沙发上没有人,看来静雄刚把赛尔提送到玄关处了。

站在厨房,他能听到那边的对话。

准确地说,因为赛尔提是用笔谈,只能听见静雄的声音。他并没想刻意听他们的谈话内容,却不意听见了某句话。

“……对,的确,普通地老去,然后普通地死亡,这是最好的吧……”

他僵住了,感到全身的血液逆流而下,神经一下子敏锐起来。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

咚,心脏令人不快地抽动了一下。

他们在说什么,再明白不过了。

不能听下去,虽然本能如此警告道,却太迟了。

拿着马克杯的手,不自然地僵直着。

“……这件事,也和新罗说一下吧?”

他甚至没有余裕去想赛尔提会怎么回答。

“……嗯,我知道了。走好。”

路上小心,这句话还有门关上的声音。在静雄回来之前不回到房间的话不行,这么想着的临也慌忙走向自己的房间。

拿着空马克杯关上门时,以不稳的步伐走到椅子前坐下,即使继续工作,打开了的文件夹和那里存放着的情报,怎么都无法进入他的脑子。

——普通地老去,然后普通地死亡,这是最好的吧。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静雄的话,是非常符合情理的愿望。明明也知道,他不是那种渴求不相称的长寿的男人。

“我,在期待什么啊……”

然而,还是考虑到了“如果”。对方会不会,像自己将他特别看待一样地,看待自己呢。

他缓缓弯下身,将额头搁在了桌上。

不一会儿身体就麻了,向一旁望去时,那里放着从动物园回来时,硬让静雄给自己买的,日本狼的迷你塑像。用廉价塑料制成,印着毛茸茸的皮毛,摸上去却硬邦邦的。

但是,那张脸却在某种程度上,和变身了的静雄有几分相似。轻轻用指尖一戳,伴着清脆一声,塑像轻易地倒向一旁。

“……好想,摸他那毛茸茸的尾巴啊……”

小静的尾巴,还有耳朵,他小声嘟囔道。但并没有那声“真拿你没办法”的回应。

闭上眼睛,心脏开始刺痛。

“…………啊、”

——在之后的千年里,想和他在一起。可能的话在死之前。即使不是相爱的,即使是相厌的,两人的关系并不是重点。可是——……不能把自己的自私愿望,强加到静雄身上。

临也在数百年前,便明白这一点了。


tbc.


虽然说了就和剧透差不多了……静雄和赛尔提的对话,并不是临也听到的字面意思……稍微有点自信啊吸血鬼先生。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