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KANN

放无授权翻译的地方,静临(静)only

会不定期加锁,密码请见主博:k自留地

[翻译][静临]Be My Last 第二章(下)

翻译自enamel/さとむら緑 小说同人志《Be My Last》,为狼男静雄X吸血鬼临也的现代半架空故事。

因为是翻同人志,所以请不要转到别的地方去……谢谢。喜欢的话可以去购买中古本。

谢谢之前给我私信的妹子们,很抱歉这么久才翻第二章下半部分……

序章地址/第一章地址/第二章(上)地址


乘着电车回到池袋后,他被带往的地方是坐落在川越街道旁的某座公寓。

“你的事情……就是在这儿啊。”

“没错。很久没来了吧,小静?”

这里住着两人学生时代以往的共同友人、岸谷新罗。尤其对静雄而言,他还是小学时就认识的幼驯染。而临也是在初中时遇见新罗,听他说似乎当时两人在同一社团。

他在这座公寓的一室之中经营着地下密医的生意,是为数不多知晓两人狼人与吸血鬼身份的人类之一。

并且,他的恋人,也不是人类。

名为赛尔提史特路露森的搬运工、他的恋人,是被称为杜拉罕的、于北欧神话中登场的无头妖精。静雄与她关系很好。

“因为收到邮件,说是有新的血袋来了。补给,以及小静的定期体检。听新罗说,你好几次都翘掉体检了吧。”

“…………”

“到底怎么回事呢。小静你又不能参加公司的体检,所以在这边检查比较好吧?啊,难道是因为害怕查蛀牙?又不是小孩子了。”

“才不是。因为很麻烦啊……这里那里都要检查。”

电梯里,听到临也的埋怨,静雄皱起了眉。

身为狼男活到现在,即使受过轻伤,他也没有得过病。水疱疹、流行性腮腺炎、流感或是虫齿,都恰恰对静雄绕道而行。

“又说这种任性的话了。能够负责检查怪物的定期体检的奇怪医生也只有新罗了,你还是心怀感激地乖乖受诊吧。”

“那你干吗不受检查啊。”

“我都活过百岁,早从这种事情毕业了。黑死病和西班牙热,都没有波及到我呢。不过偶尔也会做个肝炎检查。”

“…………”

吸血鬼才不会得肝炎吧,他想。

那么同理,狼人也不会得成人病和虫齿吧。静雄这么觉得,但临也声称“你是因返祖现象诞生的狼人,那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在某种年龄之前还是注意注意比较好”。

于是,高中毕业后,临也便和新罗进行了擅自交涉,并托他对静雄进行定期诊疗。虽然他有点想说“你是我的监护人吗”。

“哎,小静。就当是让我安心吧。”

被他微笑着这么一说,本来到了嗓子眼的一句“多管闲事”也就咽了下去。

——这家伙,太奇怪了吧,真的在关心我么?

基本上为人还不错的静雄,不擅长应付他人的好意。并且,也不习惯。

“……切……”

不知怎么理解他这一咂舌,临也歪着脑袋打量着他,又下了一招决胜棋:

“然后,今天小静努力受诊完毕之后,我给你做个汉堡肉吧。还有炖菜。你很喜欢不是么?”

“!”

“怎么样?”

“……没办法啊。”

他咕哝着把手插进了口袋。

如果现在静雄是狼男姿态的话,他的尾巴恐怕正在欢快地摇来摇去呢。没办法,临也做的汉堡肉,实在是难以想象的美味。

“哦,好久不见!终于等来你们这对奇妙缘分组合!或者说是万圣节情侣比较好吧?可惜赛尔提出门了,傍晚前不会回来,真是的……”

“好久不见啊新罗……能别叫我们情侣么。”

“噢,怎么,赛尔提不在啊?”

“静雄君,不好意思,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把她让出去的啊啊啊痛痛痛我开玩笑的要脱臼了!”

“烦死了。快点完成检查吧。”

一边擦着自己的双腕,新罗一边给临也使了个眼色。

“还是老样子如此乱来……啊,临也,血袋已经准备好了,去起居室享用吧。”

“多谢—”

“还有,之前说的那个也给你弄来了。”

“感激不尽。”

静雄刚想弄明白“之前说的”指的是什么,却被说着“你往这儿来”的新罗拉着手腕,拽进了诊室。

“那么我们开始吧。最近,身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最近……没什么。”

“嗯,好的。总之先测一下身高体重视力、血压、还有验尿验血。临也的操心真不得了啊。”

听刚才思考的内容从新罗嘴里说出,静雄不觉一惊。

他一边脱下袜子,一边重复了“爱操心”这词。

“对啊,爱操心。你看,这么一看,他很怕寂寞啊。”

“他是这种人?不总是一个人么。”

“嗯,也是。在我们没法想象的漫长岁月里,他独自面对着孤独活了下来。”

新罗说道。

“他所谓的爱人类一事,事实上也不是什么那么奇异的东西……即使爱上个体,对方也会迅速死去消失对吧?能够在一起的时间,对于永生的他来说只是短短一瞬罢了。所以结果,他只能选择爱上人类这个总体了吧?”

“……真难懂。”

“嗯……要怎么说好呢……”

测完身高体重后,新罗递给他一个黑色勺状物,让他坐在列示着不同大小圆圈的显示屏前。是视力检查。

“打个比方,你说过自己喜欢自然吧。这个是?”

“右、下、上。”

“……你见到盛开在野外的花并觉得它很美。但这是因为它是花你才会如此觉得,如果光看你脚边的这一朵,它并没有那么漂亮。嗯,这个呢?”

“左、上、下……也是,差不多这个道理吧。”

“即使你觉得装饰用的这朵玫瑰特别美,它枯萎后,你也只会找另一朵来替代它,总不会每每枯萎时都会悲叹一番。”

“右,下。是啊。上……下,左。”

“爱着特别的一朵玫瑰是很困难的。即使你深深地爱着它,你也明白它注定要先你而去。好了,检查结果很好。”

“对于那家伙而言,人类就像玫瑰一样吗?”

“倒不至于如此。感觉这个举例,虽然是自己说的可总觉得在哪儿听过,一想,大概是以前读过的书里提到过。”

新罗笑着说。

“就是说,你是在小小星球上盛开的那朵玫瑰。临也则是王子。那我呢……大概是狐狸吧。”

“哈啊?你在说什么啊。”

“啊哈哈!就当我没说,忘了吧。”

一直自顾自地说着令人费解的话的新罗,似乎说到这儿就满足了。

结束血液检查回到客厅时,临也正坐在沙发上,举着擅自拿出来的红酒杯,啜着其中的液体——大约是血液吧。

“嗯,检查完了?好快,辛苦辛苦。”

他手里握着一摞纸,里面是他人的正脸照片和个人资料之类的。

“这次的血怎么样?”

“就这样吧?是白人的?”

“混合血液。”

“比上次的好。大概因为供血者比较年轻吧。”

“上次的似乎都是中年男性的血。特制杂粮啊。”

新罗一边说着一点儿都不好笑的玩笑,一边摘下手套和口罩。体检似乎用不到这些,可对本人来说大约是情绪问题。

“要是喝那种东西,就算是我也会患上成人病吧。”

望着一脸苦笑的临也,静雄回想起了新罗刚才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我是玫瑰,而这家伙是王子?

静雄心中模糊不清的印象中,硬要说的话应该反过来比喻,但以新罗的逻辑便会得出这个结论。

——因为爱上比自己先死去的人类过于痛苦所以爱着人类全体,和玫瑰王子狐狸的故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且现在,是临也自愿想和静雄住在一起的。毕竟是他先提议两人一起住,准备房子的也是他。

自己只不过是特别珍奇的宠物罢了。如果自己死了,临也又会找到他人或是什么东西当做替代品吧。也不会,感到格外悲伤才是吧。

“怎么了,小静?血抽太多了?”

仰视着他的临也恰好把平常都覆盖在额头上的刘海撩开,露出了洁白的额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格外稚气。

虽然想着他不会为自己的死亡感到悲伤,但浮现在静雄脑海中的却是临也抱着自己遗体痛哭失声的身影,他不由得产生了巨大的违和感。

而被那双对此一无所知的眼睛讶异地凝视着,更让他产生了某种急躁的情绪。

“…………”

“喂、……干吗啊。”

没多想,静雄伸出手,胡乱地抓着对方的头发,然后被他用手中的纸卷狠狠地敲了一下。

“你怎么回事。”

虽然不痛,静雄还是皱起了眉。

“我才想说呢,突然就抓别人头发……”

“烦死啦。”

“什么……?”

“好了好了别吵架,要吵也回你们自己家去抄。临也,今天的血液和资料还有静雄君的体检费用之后会寄付款单到你那儿去。”

“啊,嗯,好的。麻烦你了。”

“多谢每次惠顾。那么,赛尔提还有一小时就回来啦,快点回来吧!”

听老朋友这么说,临也不禁苦笑起来。

“那么,我们走了。”

“替我向赛尔提问好。”

“嗯,看我心情啦!”

在电梯前与新罗挥手告别,出了公寓后,太阳已西沉半分。

“喂,快点儿回去吧。”

“等等,先去一下超市,得买绞肉。”

对了,今天有汉堡肉,还有炖菜。想到这里,静雄心情变好不少。

两人到家附近的超市里买了些东西,在将货物拿出超市的时候,玫瑰之类的东西,已经从他的心里消失了。



(lft请不要总是想搞大新闻,一言不合就屏蔽真的好吗)


tbc.

接下来能恢复半月更一章左右的速度,大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