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KANN

放无授权翻译的地方,静临(静)only

会不定期加锁,密码请见主博:k自留地

[翻译][静临]Be My Last 第二章(上)

翻译自enamel/さとむら緑 小说同人志《Be My Last》,为狼男静雄X吸血鬼临也的现代半架空故事。

因为是翻同人志,所以请不要转到别的地方去……谢谢。喜欢的话可以去购买中古本。

这章有点长,分两次发。

序章:序章地址

第一章:第一章地址


第二章(上)

周末的时候,想去动物园——静雄如是说。

从早上开始观看的电视中,一直播放着关于“从中国租借来的大熊猫已经抵达本地”一事的纪录片节目。

诶—很麻烦、我对大熊猫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我很忙的你一个人去看不就好了吗——被同居的吸血鬼如此拒绝之后,静雄刚想拿出手机邀请上司一起去,却突然被一句“果然还是一起去吧”止住了手。

“……你不是在忙么?”

“刚弄完。哎呀,出乎意料地快啊。”

听见如此唐突的借口,即使是静雄也暗想“这家伙说谎了吧”,不过因为没有确凿证据,他也没有说出口。

“去哪个动物园?上野?”

他点了点头。也行,临也又说道。

“那接下来我也有点事要办,顺便陪陪我吧?”

“你的事情?是什么啊?”

“嗯……”

临也并未明说,进了趟房间,又拿着外套回来了。

“这个,之后再告诉你。”

“……好可疑……”

静雄感到警戒,而临也则一副轻松的表情:

“没什么啦。说是有事要办,其实也是顺便去做。如果今天小静不去看熊猫,我这件事也可以顺延到下一次。”

“都说了今天要去,你好烦啊。”

“那么你也快点去换上衣吧,休息日还是别穿酒保服了吧?”

“知道了。”

静雄咂了砸嘴,马上回到了房间,临也却也跟了进来。

“我帮你选衣服吧?”

“啊?不用啦。”

“如果让小静自己来选,你总是穿一样的衣服,难得你弟弟送给你那么多衣服,岂不是糟蹋了?所以,偶尔也让我帮你搭配一下嘛。”

静雄房间的衣柜里,除了弟弟幽送来的大量酒保服以外,还有一个装有同样多的普通夹克衫、牛仔裤以及西装套装的收纳柜。虽说临也说过这些都是很贵的衣服,静雄仍然看不太出来。

因为想着要珍惜弟弟送来的每一套衣服,结果就变成了总在穿一样的衣服。他也曾想过要轮换着搭配,但这种事情难度略高,所以衣服不是穿旧了,便是在和临也的大乱斗中撕毁了。而接着,静雄才会换到下一套衣服——总而言之,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嗯,幽君送来的衣服还是老样子,品味不错的高价品。啊,这件不是去年秋冬季热销一空、在网上也难买到的外套吗?”

“……不会给你的哦?”

“我才不要呢。不说尺寸不合,小静和我适合的颜色都不一样。”

临也一边说,一边心情相当不错地在衣柜里物色着服装。随后他又挑了好几件出来放在静雄身前,边自语道“这件怎么样呢”。

“…………”

——这家伙,终于不闹脾气了?

从英国回来的翌日,结束工作后,临也就处于一种微妙的心情低落之中。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面对静雄、说着挖苦的话,但静雄也发现,临也还是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

是因为在玄关做了之后惹他生气了么,还是其他的原因呢?静雄虽然思考过,但还是没有问出口。过去也有过类似的事情,本是想关心他,却因为自己嘴笨而惹怒临也,最终反而是自己遭罪。

他想,大概还是工作上的原因吧。这种时候放着他不管才是上策,就算是静雄,也在数年的岁月中学到了这一点。

这种状况下的临也,基本不会来到起居室。不是在办公室埋头于工作,就是在昏暗的卧室呼呼大睡。顺便一提,临也的寝具并不是棺材,只是普通的——虽说静雄认为那是高级货的——床铺。

刚开始同居的时候,他曾问临也“吸血鬼不是每晚都睡在棺材里么”,却被大肆嘲笑了一番。

“呜哇—小静你的想象真是老套到爆,睡棺材都是哪个年代的事情了?把棺材放在现代公寓的房间里、还睡在里面,怎么说都太奇怪了吧?”——说着这些话的临也那欠揍的表情,静雄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之后自然免不了一场拳头和刀子的乱斗,不过之后临也姑且承认了,他是拥有棺材。

只不过,那东西因为太碍事,便存放在郊外的仓库里了。但无论是放着郊外还是公寓里,这件事诡异的本质仍然不会改变。

“好,就这样吧。上衣穿这件……内搭是这件,然后是裤子、腰带。决定了!那我在外面等你。”

“……哈……”

被甩了一堆衣服的静雄叹了口气。而临也则是丢下开始换衣服的静雄,走出了房间。开始觉得去动物园真是件麻烦事的静雄,还是脱下了居家服,将手伸进衣袖中。

“…………”

——这样,这类长袖T恤原来和这件外套可以搭配……

而结果,看见穿衣镜里自己的样子后,静雄竟生出少许赞叹之情。

平时自己也分不清是否穿上了适合自己的服装,但临也这套搭配在静雄看来,也能称得上品味甚佳。

果然平时就很注重打扮的家伙品味就是不一样呐。可如果这么说,可能又会催生出险恶的氛围。

“换好了。”

来到起居室,临也正坐在沙发上操作电脑。见到静雄的身姿后,他便关上电脑,站起身。

“嗯,和我想的一样,很适合哦。小静的金发和海军蓝或是灰绿色搭配起来能把你品味欠佳的事实都掩盖过去呢。那么,我们走吧。”

临也凑了过来,用手指在静雄的胸口划了一下,又笑着向玄关走去。

“你这家伙,最后一句话太多余了吧。”

“只是说‘出门吧’而已呀。”

“我说前面那句!前面那句!”

“啊哈哈,你很在意吗?”

“不是啦!”

两人和往常一样拌着嘴走出了公寓,外面晴空万里。

“搭电车还是乘出租?”

“……电车就好了,山手线就能直达吧。”

他对乘出租车这个建议有点吃惊,边回答,边从胸口口袋里拿出太阳镜戴上。

“哎,这样啊?好不容易打扮得这么精神。啊~啊,应该帮你也选选太阳镜的……”

“很烦诶。”

静雄边抱怨,边装作不经意地放慢了脚步,让临也刚好走在自己的影子里。

在漫长的历史中得以不断进化的临也,即使不会在强烈的太阳光照下化成灰烬,作为吸血鬼的他也不能说擅长对付阳光。现在,即使在盛夏,外出时轻薄的长袖衫或是轻飘飘的外套对于临也还是不可或缺的。

而且,静雄也知道,去年他还在考虑购买遮阳伞,不过似乎因为外出时发现周围并没有一个大男人撑伞而放弃了。

他偷偷往左后方瞥了一眼,白皙的额头上连一滴汗也没有。

通常体温偏低的临也即使在激烈的性||行为中都很少流汗。因此,他很喜欢长时间的泡澡。用的是静雄难以理解的所谓半身浴的方法,即是在浴缸里放上少量水、加入玫瑰等入浴剂,以此强迫自己流汗。

有时候因为某些下||流的目的而一起泡澡的静雄,也会因为泡昏头而提前离开。

“还是说,我帮你买一副呢?”

“啊?”

“太阳镜啦。”

“……不用。”

他们在附近的车站乘上山手线,电车沿着环形轨道驶入了上野站。动物园位于车站附近的公园正中,而通往那边的路上挤满了出门的人群。

“大家都是去看熊猫的吧?人气真高啊,那种土气的动物,到底有哪儿好呢?”

“你在说什么傻话,当然因为熊猫可爱啊。”

听静雄这么说,临也回头瞥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神色。

“哪儿可爱了?从分类上来说,是猫目食肉目犬亚目熊下目中熊科大熊猫亚科大熊猫属,这种混乱的分类可爱吗?还是说它们黑白双色的皮毛可爱?啊啊,还是说那种像迟缓大叔一样的动作可爱?”

“…………”

临也所说的这番话,静雄只听懂了不到一半。

不过临也也没管他,一边走着,一边不断比划着:

“小静应该也是听到大家都在夸赞熊猫好可爱好可爱,才受了影响,但并没有打心里这么认为吧?虽说动作慢悠悠的,本性还是熊科动物所以性格实际很粗暴,一天到晚只吃竹子,内脏也会有问题,知道这些事情并产生兴趣的人必定是少数。如果是对真正喜欢的东西,应该会想了解得更深入才对,但他们的好奇心只有这么稀薄。”

“…………”

被当做说教对象真麻烦,这么想着的静雄沉默地听着。

学生时代的自己,估计在听见“但并没有打心里这么认为吧?”这句时就已经怒火爆发了吧。现在还能冷静地听他这么说,是因为自己变得成熟了呢,还是因为习惯临也了呢,他并不明白,不过也切实感到随着时间流逝,两人之间已有明显变化。

毕竟,如果反驳,临也又会搬出百倍的驳论,再说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么想的同时,静雄总觉得自己被带偏了。

“再说,中国的熊猫租借生意也做得太圈钱了。不说相当高昂的租借费,如果熊猫死在日本国内,又要支付数千万的赔偿金,知道么?就算这样,日本人中仍存在对熊猫抱有过剩的重视这种特有风潮……”

听着滔滔不绝的演说,满心只有“谁知道啦”、“那你不要看不就好了么”此类想法的静雄沿着坡道向上走去,两人终于来到了动物园。在窗口支付一人六百元的入园费的正是——临也。

两人出门时,因为多是临也先拿出钱包,静雄也不阻拦,多数时候就让他这么付钱。而这种激似小白脸的做派,两人却都没有在意。

“普通票,两人。”

“好的。成人票两位,请您稍等。”

“比电影票还便宜。哦,还有全年通票啊。”

“喂,小静,你、”

“啊?”

“那个……手、腰!”

被狠狠地戳了一下后,静雄才反应过来。

他正环抱着眼前,或是说紧贴身前的临也的腰部。

从刚才开始,工作人员就一直紧盯着这边,看来是因为静雄的动作吧。

“啊啊……抱歉。”

静雄马上松开了手。这个动作虽说是无意之举,不过也不算没有缘由。

如果这样抱着站在厨房的临也,奶茶里面的牛奶就会放得更多,有时会有热可可,有时会有并没有拜托临也做的薄烤饼。虽说不清楚此间缘由,但既然能带来对自身有利的结果,静雄便不知觉养成了这个习惯。

回过头、挑着眼角瞪着他的临也,耳朵一片通红。

“现在在外面。这里,是野外。”

“……知道了。”

为什么要说两次啊,静雄想着,接过了票走向园内。临也板着脸,嘟囔着“忘了动物园这么臭,真难受”,皱起了鼻子。

“所以说你不用陪我也行啊,我请汤姆先生来不就好了。”

“……你怎么不去死。”

“哈啊?”

你小子什么态度,静雄有一瞬间很想发火,还是忍了下来。

熊猫笼子外人山人海,他们只得在远处眺望熊猫的身姿。

静雄和临也个子都不矮,在人群外侧也能看到熊猫的样子,但原本活动便不多的熊猫在今日更是懒懒散散,光是伏在地面上呼呼大睡。不一会儿,感到厌倦的两人就离开了熊猫笼。

“我说……就算是舟车劳顿,背向客人呼呼大睡也太不像话了。完全没有收取了以亿为单位租金的自觉呢,这些家伙。”

“这也没办法吧。”

“比起那些懒散的熊猫,我更想看些精神抖擞、帅气的动物。”

“精神抖擞的动物?”

“比如说……狮子、老虎、鹿之类的,还有鹰隼这类食肉猛禽。”临也掰着手指一个个数来,最后扬起头说道,“当然,还有狼。”说完,他笑了笑。

“……高兴吗?刚才感到高兴了吧?”

“别说傻话了、”

听见静雄掩饰难为情的台词,临也大声地哈哈大笑起来。

前一秒还在说熊猫的坏话,现在却突然心情这么好,感情波动如此剧烈而不规则,果然静雄还是不太懂临也。

两人一路看了大象、印度狮与苏门答腊虎。而临也像个孩子一样地驻在了老虎的笼子前。

“毛茸茸的……好想摸。”

“会被吃的哦。”

“也是呢。啊——但是那个条纹尾巴……”

“…………”

“吃醋了?”

“为什么我要吃老虎的醋啊。”

“诶,因为是毛皮动物间的对决嘛。”

见到临也一副饶有兴味的样子,暗想着“什么毛皮对决”的静雄叹了口气。

白皙的、如同陶器一样光滑的额头与脸颊,锐利的鼻尖与薄薄的嘴唇,以及那双在暗处呈黑色、明处呈暗红色的瞳孔。

——怎么看都是吸血鬼。

他的眼睛能迷惑人心。凭借吸血鬼特有的能力,只要临也凝视着对方,用悦耳的声音轻声细语,大多数人类都会乖乖听他的话。

用特殊能力迷惑周围多数人的临也,在高中时代就拥有数量惊人的“折原信者”,并将其持续发展为有着相当威慑力的集团。

“说来,这个动物园里似乎没有狼。太遗憾了,小静你要不在这里打工怎么样啊?”

“开什么玩笑。”

“比现在的工作薪水要高吧。哈哈,好想看铁格子里面的小静哦。”

静雄摆出一副“才不做”的表情,见此,临也嘲弄地轻哼一声,始终眯着的红色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我也被这双眼睛迷住了吧。

静雄从心底讨厌着临也。

无论是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还是浮现在脸上的表情,曾无一例外都会刺激静雄的神经。本来应是死不足惜的对手,却演变成了在休息日一起前往动物园,或者说早在这之前就开始同居的局面——现在这样的关系。

静雄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被临也的眼睛迷惑了的原因吧。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来其他原因。

那是在两人关系发生转变的时候。

直到两人上气不接下气之前,他们都在不停地追逐着,飞跃过一道道栏杆,而先撑不住的则是临也。那是在校园里,不成气候的不良少年聚集起来偷偷抽烟的地方。在那荒凉的地方,一时只回响着两人粗重的呼吸声。而接着,静雄便见到了翻身变成仰躺姿势的临也的双眼。

虽然比起诱惑,那更像是普通的注视,他却跌跌撞撞地跪倒了临也的身边。

临也因见面时打斗而开裂的嘴角使他们第一个吻满是鲜血的味道。为何当时会有那么浓厚的情||欲,直到现在静雄都没想明白。

因此,他们的第一次是在户外。

从那之后,两人像是学会自||慰的猿猴一样,像要填满时间与场所的间隙一般,深深沉溺在欲||望之中。

本来该从女生那儿得到的知识,不夸张地说,静雄从临也那儿尽数全收。与其说他扩充了静雄贫乏的知识库,不如说只是因为“淫||乱”地忠实于欲望罢了。

其实,静雄在之后也有接触过其他的女人,甚至碰见过被介绍给他的“男人”,但最终,在除了临也以外的对象面前,他根本没法勃||起。

本来只以为是将临也当做女人的替代品,结局却本末倒置了。

这么想来,这难道不是电影或是文学作品里面吸血鬼的老招数吗。迟钝地察觉到这一点的静雄不禁打了个寒颤。

所以在临也提出一同居住的建议时,他应该回答“为什么要和你一起”才是。

而且考虑到两人至今为止的险恶关系时,这么回答才更加自然才是。

然而,当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点头同意了。

——这是魔力。

——我被临也迷惑了。才不是因为心里希望如此。

他心里自己这么假定道,然而也没向临也直接质询,想必也没法从他那里问出结果。反正,临也一定也只是将静雄视为“能够发生性关系的珍奇宠物”罢了。

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若无其事地提出同居的建议,而执着于静雄的耳朵与尾巴,一定只是此上的延长。

“好,接下来就是夜晚的森林区域!”

就算抱怨着动物园的臭味、声称自己没有兴趣,临也看来还是对动物园有着很浓的兴趣。而且,他对动物也有很深厚的了解。

“啊,是琉球狐蝠。知道吗?这种蝙蝠是准濒临灭绝物种哦……”

一直瞧着兴致勃勃解说着的临也的静雄,大部分时间只是回应着“嗯……”、“哦”,而在园内参观的过程中,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临也。

因此,他也没能好好地观察动物。出了动物园后,听见临也一句“嘛,还是很有趣的,在鸟笼里的鹦鹉……”时,静雄不觉焦躁起来。而他只好随口附和着,回到了车站边。

途中,在一家与动物园毫无关系的杂物店里,临也见到一尊迷你日本狼塑像后,似乎对它很中意,说了句“好想要啊”,静雄便将它买了下来。只不过是五百元左右的玩具,临也却像个孩子一样地高兴起来。

“肚子饿了,去找点吃的吧。”

静雄指了指路边一家快餐店,临也则现出了露骨的嫌弃表情。

“那种东西,在我看来才不算吃的呢。”

“真麻烦,你只喝血液算了。”

“这种说法真是……我只是讨厌垃圾食品而已!小静你是笨蛋吗,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卖血液啦……以常识考虑考虑啊。”

“什么常识,你自己就是个违反常识的五百岁老头诶,都能和Sanma先生一起出演长寿早押Quiz节目了。”(注:ご長寿早押しクイズ是日本综艺节目さんまのSUPERからくりTV的环节,大致内容是请80岁以上的老年人来回答问题,Sanma是这个节目的主持人。)

“真不巧,比起からくりTV我更喜欢恋のから騒ぎ这个节目呢。”(注:恋のから騒ぎ是同一主持人的另外一个节目。)

“还真会说,你看的时候不是还说那些坐在前排的女人看起来血都很难喝吗!”

“嘿,是嘛?”

拌着嘴的两人通过向两边打开的宽敞自动门,走进快餐店内,来到柜台前开始点餐。静雄点了汉堡套餐和奶昔,转头问临也想吃什么,他却摇头说不用。

“喝点什么吧,像这个。”

“番茄汁?才不要呢,不要因为它也是红色的就推荐给我。”

“不就是一杯果汁,我请就是了。”

“哇,好厉害哦……”

说着,却见面前的店员偷偷摸摸地打量着他们。

难道是想让他们别废话,快点决定要点些什么吗?静雄本来这么想,却发现店员的视线越过了柜台,朝向稍低的方向。

“……?”

想着怎么回事的静雄,听到临也小声的提醒。

“小、小静……你的手啊,又是手!别抱了…、”

“啊?啊啊……”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揽住了身旁临也的腰。

“抱歉……”

“那个,请给我套餐和番茄汁。”

“……啊,好的,为您下单!”

临也望着店员微笑道。店员的脸颊微微发红,以某种将刚才光景完全忽视的态度开始收银。

不,恐怕店员是真的,被迫“忘记”刚才的事情才对。

“……呼……”

“你啊……就那么随便暗示一般人啊。”

“小静才是,不要随便碰我。你就不能注意到别人的眼光吗?”

他们嘀嘀咕咕地走到了一张桌边,坐下。

对照开始消灭托盘上食物的静雄,临也则一脸无聊地咬着吸管,一边喝着番茄汁一边打量四周。两人间一时无话。

不知是不是感到无聊,临也的手指缓缓滑过桌面,按到了静雄的指尖上。当前那里并没变尖,还是人类的手。他就顺着小指到大拇指一个个戳了过来。

瞧着临也玩闹的动作,不知为何,静雄腹中涌起一股充足的感觉。

他大声吸着奶昔,任临也玩弄他的手指尖。不久,临也便自然地持着他的手,将自己的手掌合上,惊叹着“啊,没想到你手指这么长”之类的事情。

然后,仍握着他的手的临也又有点简短地问他:

“呐,下次我们来看樱花吧。”

“嗯?”

“上野公园的樱花很漂亮哦。再过半个月就能开了吧。到时挑个花朵盛开的时候,我们一起过来,倒不一定要坐着赏樱,散散步就行。”

“人很多吧。”

“比起今天熊猫展附近,大概还是要好不少。”

这倒也是。想到今天人山人海的场面,静雄点了点头。

“……那个啊。”

静雄突然想到什么,踢了踢临也的脚尖。他只是扭过视线。

“怎么?”

“你啊,以前……有和我以外的家伙,一起住过吗?”

他嘟哝地问道,临也的双眼缓缓弯成了半月形。虽然难判别具体的神色,但看起来大概是在笑。

“……怎么,突然问我这种事情?”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哦……随便问问,吗。”

“所以呢?”

的确是突然浮现在心头的疑问。

但注视着临也的双眼,他心中突然升起某种微妙的情绪。不知为何,想听见临也的回答这一欲求愈发强烈。对此,静雄也觉得疑惑。

所以,在临也垂下视线,扬起嘴角的时候,静雄稍微有点紧张起来。

“…………”

“没有哦。”

“啊?”

无视静雄的紧张,临也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没有这样的对象,过去没和别人一起住过。和小静做的这些事情,都是第一次哦。”

“……是吗,这样啊……”

虽然发问的是自己,但听见临也的回答时,他却不知该怎么接话。

在特意来到的快餐店餐桌上,静雄皱着眉头,发挥着最大限度的想象力。

既然临也说五百年来,自己是第一个人,那么说明之前那么长的时间里,他始终是孤身一人。

但这种孤独是怎样一种东西呢。对于同样身为怪物而只活了二十四年的静雄来说,这仍是难以想象的。

“不过小静对我来说,也算是某种意料之外而未纠正的错误吧……”

“……什么啊。”

“一不留神,就成这样了呢。”

——啊啊,果然如此。

就像静雄所认为的,临也只是将他认为是珍奇宠物罢了。

“是吗?”

“对。”

对于不久前还是婴儿的你来说,应该是没法明白的吧,临也一边如此喃喃自语,一边拨弄着静雄的指尖。那和你比起来的确是这样,静雄想着,却听临也又说了下去:

“虽然我觉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但也有些快乐的事情呢,就像这样玩你的手指……”

“…………”

“啊哈,看你那表情。”

“你这家伙……”

刚想说闭嘴、这里是外头这类经常听到的说教台词,静雄还是没说下去。他瞥了只有眼睛在笑的临也一眼,叹了口气。

在漫长得能让人失去意识的期间内,他是如何孤身一人活下去的呢,而他又是怎么被生下来,又是怎么来到此处的呢。

对此,静雄一无所知。本可以顺着刚才的问题问下去,不知为何就错过了这个机会。

“所以,感想呢?”

“哈?什么的感想?”

“成为我第一个男人的感想。”

“……笨——蛋。”

本来他还想更机智地反驳一下,可凭自己的词汇似乎做不到这一点,只是单纯显得很害臊罢了。

“呵呵。”

临也笑着放开了静雄的手,一气喝光了杯中的番茄汁,站起身来。

咚,他将空杯放在了托盘上,而收拾空盘子一向都是静雄的活。

“……好啦,小静的事情已经忙完了,接下来就该陪我了吧?”


TBC.


吐槽:……约会虐狗回?其实我觉得这篇里面两个人就是事实婚……虽然都傲娇不肯承认,真是的。


离上次翻也过了挺长时间,虽然说我不会坑翻译,但因为挺忙的,速度没法保证,见谅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