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KANN

放无授权翻译的地方,静临(静)only

会不定期加锁,密码请见主博:k自留地

《无尽之夜》节选翻译

说明:

「終わらない夜に」节选翻译,靠近结尾的部分。 原文出自かの小姐在14年出版的同人志「終わらない夜に」,是驱魔人静雄X吸血鬼临也的架空故事,没有网络版全文。这本很好看!!!推荐懂日文的旁友买个中古本看看……大概不会有全文翻译的(摊手)


(前略)

这一手虽能杀死多数的吸血鬼,对于身为元祖的临也而言还是称不上致命伤。即使如此,也肯定不是什么轻伤。现在,仅是保持清醒,已是拼尽全力了。

静雄俯视着正浅浅呼吸着的临也。

“为什么要保护我呢。”

临也发出了吐息一般的笑声。

“……是啊,为什么呢……”

静雄狠狠地咬住嘴唇,拎住了临也的前襟。

“别岔开话,回答我。”

他像要从中探求答案一般,凝视着临也的眼睛。临也垂下眼,逃开了这尖锐的目光。

“因为要杀死你的,是我啊。”

同样,要杀死临也的也是静雄。

“只有我,我不会让别人杀死你的……我的理由只有这个罢了。”

“少胡说了,才不是这样的吧。”

“我没有说谎。”

听到临也的回答,静雄激动地晃着他的身子。

“别开玩笑了!你总是这样。一直都是,从来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心。”

“……这就是我的真心话啊。我想杀死背叛了我的你。别人这么做的话……”

握紧临也衣物的手松开了。静雄紧闭双唇,俯下身来。临也凝望着对方,扯动唇角。

“我厌恶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恨你的人了。”

不知从何时起,静雄的双肩开始震颤。

“为什么要露出这副表情呢。你不也一样吗?憎恶着我,恨不得杀死我,不是么?”

临也举起仅存的右手,触碰着静雄的脸颊。

“然而,我无法死去。无论是被子弹击中,还是被火焰灼烧,不死之身的我始终无法死去。所以,让我沉眠下去吧。”

他如此乞求道。

“封印我,让我去往无人能及的场所……沉入幽深的湖底,或是深深埋入土中吧。”

然后,静雄便能安稳地度过余生。在他死后,在他的子孙,乃至更远的后代全部消亡的时候,在世界上不剩任何人类的时候,自己仍能沉眠下去——这便是临也最恳切的愿望。

被静雄背叛,又不得不使他的弟弟幽成为吸血鬼的那一刻起,临也心中的愿望,也只有这一个了。

“是你唤醒我的,那么,以你的手让我沉眠下去吧。”

临也将藏在怀里的刀刃递到了静雄的手中,使刀刃对准了自己的胸膛。

“……动手吧。”

临也以无比真挚的眼神凝视着静雄,就像要在落入沉睡的那一刹那,牢牢将对方的表情镌刻在自己的心里一样。

而对着这样的临也,静雄愕然地睁大了眼。

刚接过刀的他呆然地望着自己的手,像是着了魔一般,握紧了刀刃。

随即,刀刃缓慢地向着临也的胸膛落去——。

然而、

“……”

突然,静雄的手失去了气力,刀刃滑落到了地上。

“做不到……我做不到。”

他咬着唇,泣不成声。

“小静……别哭啊。”

临也伸手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水。静雄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没有办法。你杀死了村里的人,将幽变成了吸血鬼,我本应憎恨你、想杀死你不是吗……但是,爱着你的心情,无论如何都消失不了。”

临也屏住了气。

“将你杀死之后,我也不会再活下去了。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

“小、静……”

“但是,如果现在将你封印起来,我一定会后悔的。你被封印了也不会死亡,不是么。那在你再度醒来的时候,我不将在你身边了——对于这件事,我一定会后悔的啊。”

静雄又说道。

“我害怕,你在没有我的地方活下去,或是爱上除了我以外的他人。”

他紧紧拥住了惊呆了的临也。

“封印你这种事情,我已经做不到了……我爱你,临也。”

临也仰起头,闭上双眼。

现在,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喜悦,或是悲哀呢,临也已经难以辨别。

而静雄更用力地拥住了他失却力气的身体。

“我绝对不会让你沉睡下去的。”

他的话语没有一丝动摇。随后,静雄拾起了落在地上的刀刃。而尖利的刀尖,正凭着持刀人的意志,稳稳地对准了脱掉盔甲的手腕。

“你要……”

在困惑的临也眼前,静雄忽然切开了自己的手腕。

“啊……啊、啊……”

从伤口中汹涌喷出的血液将临也的脸颊与静雄的胸口都染红了。临也慌忙用右手压住了静雄的伤口,好让血停下来。

“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

静雄却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无言地将涂满鲜血的手腕押向唇边,含住从那里滴下来的血液,抬起了脸。不及临也反应,静雄猛地拉住了临也,吻住了他的双唇。

“嗯……、”

温暖的血液落入了他的口中。

这即是已经十年未尝到的、静雄的血液。

他毫不抵抗地吞下了血液,喉咙发出了小小的鸣声。随之,意识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全身感到一阵清爽。充足感遍布了身体的每个角落。体会到酩酊大醉一般的昂扬感的同时,被砍去左臂的肩膀处一阵发热。在那之后,临也的左腕瞬间恢复了原状。

他愣神地打量着灵活地活动着的手指。

“竟做出了这种事……”

不惜让自己受伤,也要治好临也的伤口——静雄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小心翼翼地松开了握着对方手腕的右手,那里已经不再流着血了。静雄从前的回复力就非常惊人,看来现在比当时更甚一筹。

临也拉住了遍布血迹的手掌,谦恭地将嘴唇贴在其上。宛如信徒敬畏地喝下神明所赐的葡萄酒一般,他轻柔地含取着静雄的血液。

“临也……”

静雄呼喊的声音里带上了难以抑制的感情。他怜爱地抱住了啜着血液的临也,然而,下一刹那,他便性急地凑近了临也的脖颈。

难道他要——临也愕然地睁大了双眼,感到静雄毫不犹豫地向那里咬去。

“不要!”

静雄却牢牢制住了他反抗的动作,将尖利的犬齿刺向薄薄的皮肤,用力咬破了临也的脖颈。

(这种事情……)

在感到愕然的临也的耳边,鲜活地响起了静雄吞咽自己血液的声音。

被吸血鬼吸取血液,再吸取对方的血液,人类便能化为吸血鬼——将此事教给静雄的不是别人,正是临也。

(但是,没想到自己竟会……)

如果能让静雄成为与自己一样的吸血鬼,那该有多好呢。他不止一次这么想过。将对方牵向自己身处的黑暗之中,然后作为不老不死的怪物一起永生下去。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呢。

但这样的日子永远没法到来。临也一直觉得,那只是如同梦境一般的虚无缥缈的幻想罢了。

无论是和年幼的静雄一同度过的日子,或是与他分离的这十年中,临也都不曾期待,这个时刻能够真正到来。

自己与静雄终究存在于不同的世界,即使能短暂地相聚,也难逃终将分别的命运。他最清楚这一点了。

(你终将弃我而去。)

感到悲哀的同时,临也仍爱着作为人类的静雄。

向死而生、又反抗着命运,感到苦恼,感到痛苦,同时努力地活着——这般身姿,多么炫目,又是多么令人怜爱啊。

临也不觉咬紧了嘴唇。

(然而,自己还是背负上了这份罪孽。)

无数的人类憧憬着不老不死,但实际上,这有什么好的呢。人类不正因为寿命有限,才会在那段时间里拼死地活着么。正因为必定死去,才会为了让生命能够尽可能延长而挣扎,最终达到进化,并留下子子孙孙啊。

人类是极易堕落的生物。一旦生命没有终点,便不会产生苦行的念头,停滞期立即就会到来。不会再付出努力,不会产出任何成果。仅仅是消费着既存的东西,那这样活着,究竟有什么意思呢。

并且,只有长生不老的自己被留在了时间的长河中,身边的人则接连死去了。即使喜欢上一个人,那个人也必定丢下自己,去向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痛苦,你无法承受吧?)

临也仍记得,静雄的两亲去世时,他那深切的悲痛。

静雄无疑对被抛弃、成为孤独一人这件事感到恐惧。那么,他怎么可能忍受被留在漫无止境的时间里、重复着相遇与分别的这份孤独呢?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临也悲伤地注视着静雄。男人正瞪着眼,身体不规则地痉挛着。

“啊 …… ”

从人类变为吸血鬼的这个过程伴着激烈的苦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是从活生生的人变为不死者啊。身体所承受的负担注定非同寻常。

临也温柔地抱住了静雄倒下的身躯,轻轻抚摸着痛苦挣扎着的他的头发。

“被留在漫无止境的时间里,只身一人。这份孤独,你应该是无法忍耐才是啊。”

他轻声地说,而静雄有力地握住了他的手。

“因为不是……一个人吧。”

即使在痛苦地喘息着,静雄还是拼命地告诉他。

“你,现在……有我在了……”

“小静。”

于临也视线的末端,静雄茶色的眼眸中已经逐渐染上了鲜红的色彩。那是因为临也的鲜血正逐渐浸透了他的体内。再过不久,他将成为真正的吸血鬼。

“你真是个傻瓜。”

临也泫然欲泣的面容上露出了笑容。

“我厌恶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恨你的人了……我之前难道不是这么说的么?而你却为了这样的我,选择堕入黑暗之中……”

听到临也的责怪,痛苦喘息着的静雄却还是笑了。

“因为,你是最差劲的,骗子……净是谎言,决不对他人阐明自己的真心……”

静雄勉强地说出这样的话。

“多么卑怯,多么胆怯……但是,比谁都要……温柔啊……”

“小静。”

“我爱你……从很久很久之前,我就爱着你了。”

听到这句告白的临也紧皱眉头,又露出了微笑。

“我讨厌你哟,小静。不过……我也爱着你。”

临也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吻向静雄的额头。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