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KANN

放无授权翻译的地方,静临(静)only

会不定期加锁,密码请见主博:k自留地

[授权翻译][静临]人性的、富有人性的东西

作品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137872
作者:高村ちかこ 
双向单恋。短篇。 
请不要转载。



不够,静雄想道。

怎么触吅碰都觉得不够。就算肌肤紧吅贴,还是觉得不够。甚至连皮肤都成了障碍,他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

「小静……嗯,等、好疼」

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向他诉说。若是因这点声音就停下来未免可惜,而在读出话语的意义之前,他便覆上对方的唇,将此吞吅入自己的体吅内。牙齿相撞,立即渗出了铁锈的味道。不知是因为呼吸困难还是疼痛,临也发出了含混不清的抗吅议声。而他对此不管不顾,舔shì着齿根与上颚,用舌吅头卷出对方的舌啃吅咬着。因未控吅制好力道,铁锈味再度渗了出来。

「小、静、说了很疼……!舌吅头、出吅血了。咬得、太重了」

在极短的亲吅吻的间隙中,临也激烈地呼吸着、竭力挤出这句话。然而,临也的舌又立即被他夺去,抗吅议声也尽数咽下。唾液交吅缠的水音与嘴唇触吅碰的交接声在耳边回响。

像是终于死心了一般,临也的舌也开始响应他的动作。灼吅热的、柔吅软的触觉令他产生了兴吅奋到极点的恍惚感。然而,这还不够。

临也的眼睛变得比平时更红了,从边缘渗出了泪水。

他放开了临也的唇,去吅舔吅舐那发咸的液吅体。其中,临也反复地眨着眼,每眨一次眼,大概是生理反应吧,立刻会有水从眼角溢出。他不厌其烦地舔吅舐着,临也像是觉得发吅痒,扭转身吅子,露吅出了白吅皙的脖颈。

他无可抑制地咬向那儿。

肌肤柔吅软极了。薄薄的光滑的皮肤仿佛稍用些力就会被咬穿一般。

他加重了下颚的力度,对方的喉吅咙便哆嗦了一下、痉吅挛着、发出了“小静好疼”这样苦痛的声音。

而光是想到自己现在咬着的是临也的肌肤一事,静雄便感到了几近射吅精的兴吅奋感。

他强忍着用吅力啃吅咬的冲动,取而代之地,将舌吅头覆上那儿紧紧吮吅吸着,企图留下烙印。平时总是笑着拒绝静雄的对方,此时却出乎意料地、毫无抵吅抗地容许了那留在苍白肌肤上的红色印迹。

如果能同样地在对方的心上这么简单地留下刻印便好了,他产生了这样的荒唐想法。

他抓着临也的后脑勺,将脸移开时,才见着脖颈上残留着的无数的咬痕与淤血。在印下痕迹的途中,手臂和脖子似乎都被敲打了,但他已经记不真切。

在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声中,见到被自己的唾液与印迹弄脏了的纤细脖颈,他竟迷茫地觉得连这样都仍然不够。

要怎样做,才能觉得满足呢。

要怎样做,才能够得到对方呢。

他虽然这么想,却依然不明白所能凭借的手段,而仅能被欲吅望与渴望迷住了眼,除了一味地贪求着长年思慕着的躯体以外,别无他法。


因连脱吅下衣服的时间都等不及而被猛力撕吅破的布的残骸缠着临也的肩膀与上臂。

目之所及的肌肤上残留着密密麻麻的齿痕与瘀伤。虽知道这些在一周后便会不留一丝痕迹地消去而无法被称为永久的烙印,但他也不知道其他的方法了。

静雄紧吅握着临也的大吅腿,将那具身吅体弯折到膝盖都快碰着脸的程度,一次次地深深穿吅刺。

被粘吅膜紧紧包围着,因这狭窄而觉得晕眩。然而,这并没给他饱足自己贪欲的余裕,他只是被本能催促着、入迷地冲进对方。

「啊、呜、嗯……嗯」

被摇晃着身躯,临也发出了压抑的喘息。大概是为了不漏出娇吅声,他正咬着唇、紧闭双眼。静雄硬是将手指伸吅入他的口吅中、蛮横地令他张吅开。

「声音、别忍着……!」

「喂……等、不要、啊啊、啊!」

吃惊地睁开双眼的临也,无法抵吅抗地从被打开的口吅中发出了甘美的声音。

一边继续身下的律吅动,他一边用伸吅入的手指轻吅抚着、翻吅搅着上颚与舌。纤细的身吅体颤吅抖着,接受了静雄的地方突然缩紧了。这份感触变为了直接的快|吅|感,在他的腰上响着,他紧吅咬牙关,强忍着快要达到高吅潮的冲动。

「哈啊、嗯、啊、啊」

被口吅中溢出的唾液与流吅出的泪水打湿吅了的端正面容,正因快吅感而扭曲着。平素总是摆出淡然表情的男人,额上浮着汗水,脸颊染上红色,头发散乱着,流着泪。

面对着视界中的这副光景,他再度感到了眩目般的渴望,弯下上身覆于临也之上,狂乱地亲吅吻着他。

或许,这不能称为亲吅吻,而更该说是捕食才对。

头脑的一角这么想着。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无可忍耐地将对方拆吃入腹了吧。

因为改变了体势,他插吅入得更深了,两人被汗水打湿的皮肤紧紧相贴。临也弯着身吅子,从鼻中漏出悲鸣声。而因双吅唇的交叠,这声音又被静雄全数吞下了。

舔舐,啮咬,吮吅吸,薄薄的粘吅膜伴着唾液互相纠缠。毫无技巧,而仅是贪求、狂吅暴、如同野兽一样的吻。但其中仍有着无可救药的饥吅渴,以及类似于祈祷的情感。

「临、也……」

他没有离开对方的嘴唇,呼唤着临也的名字。

声音之所以狼狈而嘶哑,并不能只归咎于自己正如野兽一般不稳的呼吸吧。

只是觉得不够罢了。

要怎样才能得到眼前的他呢。又要怎样才能填补这份渴望与虚无呢。

除了宣吅泄吅欲吅望之外就再无交点,多么令人焦急啊。若是没有肌肤、没有边界该是多好。

在唇齿交接的同时、粗重呼吸的间隙,临也的眼中映着静雄的身影。而在他呼唤出名字的那一刹那,那红色产生了一瞬间的动吅摇之事,怕只是自己的愿望吧。

然而,从交叠着的口中,传出了轻不可闻的“小静”、这样呼唤他名字的声音。

随之,方才还是一直绞着床单的那双手,以宛如依赖的动作抱紧了静雄的背。临也将脸倚在他的肩上,又轻轻地喊了一声小静。声音中不见一丝吅情吅欲,显得不安极了。

彼此的身吅体已经没法再接近了,即使这样还是离得很远。不够,完全不够,仍然不够。

明明是这样,但在这一瞬间,扑通,空荡荡的心里仿佛有什么落了下去——

静雄睁开双眼,仅有一滴的泪水从眼中落下。

end.



注:题目出自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

 

人間的な、余りに人間的なものは大抵は確かに動物的である。

 

(人性的、富有人性的东西大抵上的确是动物性的。)


评论(1)

热度(27)